一盏泪

嘘——



迪蝎/带卡

段南/角飞/三蛇

镜扉/扉泉/蝎堪

鸣樱/佐樱/蛇兜

迪潘/安雅/雅夏

毒埃/锤基

常年失踪选手/杂食/冷圈里

错字有意/错人不送

用时间证明做个鸽子

是脑子里的他们了【安详.jpg】

段子
13歲迪x7歲潘



冰塊被嚼碎的聲音有些吵呢,迪米烏格斯去看潘多拉,他因為含著冰塊而稍微鼓起來的臉,再這樣炎熱的天氣下紅彤彤的像是熟透了的蘋果,但與脆脆的水果不一樣的是潘多拉的臉肉呼呼的。

有些可愛,迪米烏哥斯壓制著想咬一口的想法,不去看他。

但是嘎吱嘎吱的聲音沒有停下來,因為潘多拉又開始吃冰塊。安茲注意到迪米烏哥斯黑著臉,又看了看坐的有些近兩個小孩子,是潘多拉吃東西的聲音太大吵到他了嗎?他走過去給那個年幼的二重幻影一手刀。“抱歉啊,迪米烏哥斯。。。”

。。。捂著頭委屈的潘多拉也很可愛,這樣想著的惡魔回答“沒關係的,就連發出噪音也這樣的好聽,不愧是安茲大人的孩子。”

明明有盡力減小聲音的潘多拉:我覺得這句話有什麼不對勁。

【英米】段子

“亚瑟,我是说,你没办法一个人担负房租不是吗?”阿尔弗雷德端起桌子上的热可可,他从大学回来后亚瑟就不让他喝咖啡。“虽然价格是有点贵,但是你搬出去后,我的工资看起来就可观多了。”他把切好的胡萝卜扔进锅中,长不大的挑食小孩看到那橙色的蔬菜不满的叫出来“我可不会吃那煮烂的玩意”亚瑟盖上锅盖,“这是最后一次吃我做的饭了”阿尔弗灌了一大口可可,盯着厨房里的亚瑟“所以你真的不打算和我一起住吗?那房子我看过了,比这里宽敞的多,房价如果是我们一起的话”他还没说完“可我不想当一个已经22岁的但是智商还在三岁左右停留的难伺候的有多动症的胖子的保姆。”“而且你完全可以找个身材火辣性格开朗的美女替你分担另一份房租”“但是。。”阿尔弗雷德好像忘记了,他其实已经和亚瑟没什么关系了,他仍在想怎样让亚瑟搬到自己租下房子里,并忽视了亚瑟的挖苦。但亚瑟还记得,而且知道为什么这笨蛋要这么做,他走出厨房对着阿尔说。
“我知道你喜欢我,很久以前就知道。”